教师教育学报  2019, Vol. 6 Issue (3): 31-36.  DOI: 10.13718/j.cnki.jsjy.2019.03.005
0
Article Options
  • PDF
  • Abstract
  • Figures
  • References
  • 扩展功能
    Email Alert
    RSS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刘畅
    欢迎关注西南大学期刊社
     

  • 新手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发展策略研究——基于课堂目光语的现状调查    [PDF全文]
    刘畅     
    徐州医科大学 国际教育学院, 江苏 徐州 221008
    摘要:目光语是运用眼睛的动作和眼神来传递信息和感情的一种体态语,作为一种实践性知识在课堂教学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首先,观察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运用目光语的课堂教学实录;其次,采用量化和质性研究方法对比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运用目光语的差异,并首次提出"教学目光率"的概念;再次,结合"三角互证"的方式进行访谈;最后,总结出教学专家课堂目光语运用的原则与方法,提出"观摩比较-分项设计训练-综合设计训练-录制教学视频-自评他评"的实训方案,为新手教师自主发展实践性知识以及教师教育者开展相关培训提供参考和借鉴。
    关键词新手教师    专业发展    实践性知识    目光语    实证研究    
    一、研究现状及背景

    教师教育问题始终处于教育的核心地位,各学科教育教学水平的提升都离不开师资培养。随着教师教育研究的不断发展,研究者对“教师知识”内涵的认识也在不断加深。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从关注教师的“应然”知识转向教师的“实然”知识[1-3]。研究发现,教师实践性知识与教师专业发展之间有着密切联系,实践性知识是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知识基础[4]。“教师实践性知识”(practical knowledge)是指教师对自己的教育教学经验进行反思和提炼后所形成的,并通过自己的行动“做”出的对教育教学的认识[5]。这一概念最早由Elbaz提出,她认为这类知识是教师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拥有的一种特别知识,具有鲜明的“实践性”特征[6-7]。教师教育者不仅要关注教师应具备的教育理论知识,还应该深入教学现场,了解在教学实践中教师需要的实践性知识,才能有的放矢地为教师专业发展提供帮助。

    目光语是运用眼睛的动作和眼神来传递信息和感情的一种体态语,是非语言交际的一种方式,运用在课堂教学中,构成教师实践性知识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光语是一种复杂、深刻、微妙、富有表现力和感染力的体态语,是表情语的核心[8]。行为科学家认为,只有当你同他人对视时,交际的基础才能真正建立。眼神的运用对课堂教学和管理都十分重要。有研究表明,当教师注视学生的次数减少时,学生注意力分散的情况就会增加;与教师对视较多的学生,他们的学业表现也要良好一些[9]。近年来,有更多研究者开始关注教学目光语的运用。研究多从理论角度阐述其在课堂教学中的作用以及使用时应注意的事项[10-11],内容多为经验总结,结论较为笼统,操作性不强,基于真实课堂情境下的教师目光语实证研究比较匮乏。

    关于教师专业发展成长轨迹采用较多的提法是:新手教师—熟手教师—专家型教师[12-13]。有关这3类教师的概念界定,目前尚无定论。本文依据当前主流教师发展理论流派的结论将三者的概念分别归纳为:新手教师,即教龄在5年以下的教师及实习教师;熟手教师,即教龄在5年以上(含5年)15年以下(含15年)、具备较完善的实践性知识的教师;专家型教师,即教龄在15年以上、教学和科研成果卓著的高级教师或教授。研究进行样本选择时也以此为标准。

    各学科领域的研究者通常把较多目光投向教师专业发展成长轨迹的两端,积累了大量的关于新手教师与专家型教师的比较研究成果,旨在找出两者差异,并以专家型教师的表现为标准来培养新手教师。在知网以“新手教师专家型教师”为主题词检索文献可以得到43条结果,而以“新手教师熟手教师”为主题词搜索文献仅得到17条结果。专家型教师的表现的确具有研究意义和学习价值,然而该类教师的成功较多源于一定的天赋及后天长期的教学积淀,尤其是科研积累。新手教师的培养不可能一蹴而就,直接用专家型教师的标准来要求所有新手教师不具备现实性与必要性。应该看到,在一定程度上被研究忽略的熟手教师是新手教师向专家型教师发展的过渡阶段,更是教学的中坚力量。使新手教师尽快获得熟手教师的实践性知识以便独立胜任教学工作是每位新手教师最迫切需要实现的短期目标,也是其日后发展成为专家型教师的基础。

    本文从真实的对外汉语课堂教学录像入手,通过实证研究考察教师目光语的运用情况,结合量化和质性研究方法对比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的表现差异,同时运用“三角互证”的方式进行多方访谈,总结出教学专家课堂目光语运用的原则和方法,最后根据研究结论提出操作性较强的实训方案,为新手教师自主发展实践性知识以及教师教育者开展相关培训提供参考和借鉴。

    二、研究方法 (一) 样本情况介绍

    研究样本为北京某高校教师的真实对外汉语课堂录像,按照一个完整的课时(45分钟)为一个样本的原则进行选取。其中:新手教师,共计4名,平均年龄25岁,为教学经历4年及以下的兼职教师或实习生;熟手教师,共计4名,平均年龄35岁,为教学经历5年以上(含5年)15年以下的专职教师,且教学成绩突出、学生评价较好,受到教学主管部门的认可及推荐。4名新手教师和4名熟手教师的课堂录像总时长分别为151分钟和152分钟,8名教师的具体情况如表 1表 2所示。

    表 1 新手教师相关情况
    表 2 熟手教师相关情况
    (二) 研究方法

    1.教学实录

    对收集到的课堂教学录像进行观察,同步记录样本视频中语言交际的内容和目光语的运用情况,尤其是记录教师目光关注的视角(如看向学生、看向天花板等)以及持续的时间,标记目光语发生时正在进行的教学环节。

    2.量化及质性对比

    录像记录及标记完成后,利用Excel制成小型数据库,对新手和熟手教师的课堂目光语运用情况进行整理,通过量化研究的方法对两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目光语和所有非语言交际一样,具有丰富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因而除了对数据量化比较之外还需进行质性分析。深入观察和具体描述教学情境下教师运用目光语的情况,可以更加全面地总结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目光语的运用特点。

    3.三角互证(triangulation)访谈

    通过对比分析,总结出了新手和熟手对外汉语教师课堂目光语运用的差异,其中有些课堂目光语运用的差异能够较直观地判断出对教学效果的影响,但大多数差异孰优孰劣尚无定论,尤其在一些具体的情境中,熟手教师的表现是否一定优于新手教师,还有待商榷。陈向明指出,质性研究的信度不是来自重复试验,而是来自不同的数据都指向同一现象或解释[14]。为了更加客观地对课堂目光语运用的差异进行评价,给新手教师提供科学有效的指导,分别对来华留学生和教学专家进行了半结构式访谈。访谈主要从留学生对教师课堂目光语的偏好及教学专家对教学目光语的差异评价等方面展开。为确保结果的可靠性,研究采取“三角互证”方式,对部分新手教师进行了访谈,以了解新手教师对课堂目光语的认知情况,从而有利于找出差距存在的原因。

    (三) 访谈对象情况介绍

    两名新手教师L和M,均为女性,年龄23岁,为对外汉语专业二年级硕士研究生,通过试讲以兼职教师的身份任教于所在高校留学生进修部,教龄均为1个学期。

    两名在华留学生,年龄20岁,其中一名为英国籍男性(化名为张),第一语言为英语,来华之前基本不会汉语;另一名为韩国籍女性(化名为崔),第一语言为韩语,来华之前完全不会汉语。两人的母语背景基本能够代表东西方文化特点。两人来华学习汉语已有2~3年的时间,汉语水平均达到中高级。访谈语言为汉语,当其表述方式不符合现代汉语语法规范时,补充括号文字进行解释。

    两名对外汉语教学专家D和F,年龄45岁,分别为北京知名高校的对外汉语教学部门主管,任教时间为18~20年,职称为教授,均有多年教师培训经验。此外,F有多年对外汉语教师课堂非语言交际研究经历。

    三、研究结果 (一) 录像比较结果

    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常用的目光语主要有环视和注视。环视就是目光在较大范围内作环状扫视,一般用于面向全体学生授课时;注视则是目光较长时间地固定于某人或某物上[15]。结合对教学目光语已有的理论研究成果,且遵循有效性原则,本文提出了教学“目光率”的概念。所谓“目光率”,是指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运用注视和环视等有效目光语与学生沟通的时间占整节课或某教学环节总时长的比率。例如:教师进行一次个别指令的时长为6秒,其中有2秒的时间注视被指令的学生,其余时间则望向天花板或地面,该环节的“目光率”为33.33%(2s/6s)。本文观察记录的有效目光语主要包括:对全班学生的集体性环视、对所指令或反馈学生的个别性注视以及讲解中自然的目光转移。本文观察记录的教学环节有:指令环节,主要包括一般性询问、个别指令和集体指令;学生发言环节,主要包括个体发言、集体发言以及师生对话;反馈环节,主要包括纠错和评价。

    表 3数据反映了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在课堂上运用目光语的大致情况。

    表 3 新手熟手教师课堂“目光率”对比

    第1组课堂整体目光率数据,反映了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在授课时与学生们视线接触的方式不同。熟手教师更注重与学生们保持连续的视线接触,除了在板书、调试多媒体、查找教材内容之外,其他时间都在运用不同的目光语和学生进行沟通。相比之下,新手教师欠缺了很多,教学中经常出现低头、看天花板、视线频繁转移等情况,即使与学生有目光交流,也是短暂接触后就将视线匆匆移开,缺乏注视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第2组指令环节目光率的数据,反映了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在指令环节中运用目光语的情况。在指令环节中,两类教师的目光率相差不大且比例都较高。对录像进行深入质性观察后发现,虽然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在发出个别或集体指令时都与学生进行眼神交流,但新手教师往往只是看着被指令的学生,缺少眼神变化;熟手教师通常会用目光表现出鼓励和期待的神情,如眼睛稍微张大,配合微笑、点头等丰富的体态语表达自身的情感。

    第3组学生发言环节目光率的数据,反映了在学生发言时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的目光率差异情况。熟手教师组的数据比新手教师组的数据高出二十多个百分点,差异较明显。对发言环节进行深入观察发现,新手教师在提出问题或发出指令后对学生的关注就会减少,忙于准备下一环节的内容或者低头看书核对学生回答是否正确。熟手教师则会在学生发言时继续用鼓励的目光注视学生,并根据学生回答问题的情况适时运用恰当的眼神与学生进行无声的交流,如答对时配合鼓励的眼神、答错时流露出疑惑的眼神等。

    第4组反馈环节目光率的数据,更加明显地反映了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运用目光语的差别情况。学生发言结束后新手教师和熟手教师通常会作出以鼓励为主的反馈性评价,此时绝大部分熟手教师会继续注视学生,并用赞赏的眼神给予肯定。而新手教师在这一环节仅用了一半时间与发言的学生进行少量而短暂的目光交流,其他时间仍是边看书边用语言作出反馈或目光看向别处。

    (二) 访谈结果

    两名接受访谈的留学生均表示在课堂上希望受到教师的目光关注。“张”认为,教师在讲课的时候“还是面对我们最好”;“崔”也认为,教师在提问的时候应该注视她,尤其在她回答问题的时候“当然要看着(我),如果不看着(我),就有点儿,不仔细听”(意思是如果教师没有用目光注视她,她会觉得教师没有认真听她的回答)。而这一点恰恰是新手教师所欠缺的,在提问和学生回答的环节中缺少与学生的目光交流。

    教学专家F结合自己多年的研究经验分享了其所了解的新手教师目光语运用情况:“(新手教师)那个目光也是从开始的时候(有不足),他第一次进课堂一般是看书、看黑板,不敢看学生,即便看学生也是从头顶上飘过去。然后,慢慢地看学生的嘴,看学生发音的部位,他还是不敢看学生的眼睛。最后,他才敢看学生的眼睛。看学生的眼睛最开始是一溜划过,蜻蜓点水式快速移开,后来才敢直视。新手教师目光语的转变我觉得就是这样一个发展过程。”教学专家D认为:“有经验的教师(对各种类型的目光)应该是结合起来运用。讲课的时候,通常应该是环视班级全体学生;提问的时候,既要跟被提问的学生有目光的交流,还要兼顾其他学生。有经验的教师能做到用自己的目光‘控制’课堂的始终。并且,有经验的教师其目光所表达的含义更丰富,不仅是目光的交流,还是思想的表达。就是看你一眼,你就能感受到教师对你有没有表扬、有没有期望、有没有批评。”可见,在课堂教学中教师的目光不仅用来关注学生,还要能准确表达教师的情感与思想。

    通过访谈发现,新手教师能从主观上认识到在课堂上与学生保持目光接触的必要性,但这种认识主要停留在为了观察学生的反应上,很少认识到要运用目光语与学生进行交流。新手教师X1表示:“一般就是先扫射(视),看谁好像懂了或者不懂,就叫他回答问题。”新手教师X2表示:“反正我总是看他们,但是那种有效的交流还是太少,主要是我觉得眼神交流就是看或者不看。”可见,相当一部分新手教师还没有意识到在不同的教学环节和情境下教师需要与学生进行深层次的目光交流,有关运用目光语的实践性知识有待提高。通过进一步访谈发现,造成新手教师使用目光语的意识和能力不足的重要原因是新手教师在职前教育中较少涉及此类非语言交际知识的学习和训练:“好像没有专门的(相关教学和训练)”“也就是在书里看见过,或者别的课老师提一下”“之前好像有一些零碎的但不是系统的讲授,然后就是试讲了”。而熟手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慢慢形成有效的目光语交际能力。

    四、结论与讨论 (一) 研究结论

    以上的观察及访谈表明,熟手教师在课堂上有效运用目光语的时间更多,基本上所有教学环节都能恰当地运用目光传情达意。相比之下,新手教师与学生的目光交流普遍缺乏,即使有目光接触,多数情况下也是匆匆一瞥,谈不上运用目光语加强师生互动。学生和教学专家也更认同熟手教师的目光语实践能力。新手教师存在不足之处的原因,除了内心胆怯、缺乏经验之外,还与新手教师主动运用目光语的意识不强、缺乏理论指导以及实践性操练缺乏等因素密切相关。

    (二) 新手教师实践性知识发展建议

    实践性知识相对于理论性知识而言,通常呈内隐状态,因其具有隐蔽性、非系统性和缄默性而不易被教师把握。课堂目光语作为一种非语言交际形式,因其无声性和语言交际的伴随性而常常被教师和教师教育者所忽略。通过进行课堂目光语的比较研究可以看出,新手教师的实践性知识有待发展,如能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将有利于新手教师在较短时间内掌握更多的实践性知识,缩短其达到熟手教师教学水平成长的周期。

    根据研究结论,我们认为提高新手教师实践性知识水平要先从理论学习入手。教师教育者采用课程教学或专题讲座的形式对新手及职前教师进行实践性知识的系统理论培训,拓宽新手及职前教师对教师知识的认知视野,引导新手及职前教师重视教师实践性知识在专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鼓励新手及职前教师在今后的教学中有意识地反思自己的教学行为,积累自己的实践性知识。

    实践性知识具有较强的个体性和情境性特点,除了增强理论学习和运用意识外,还需增加实践操练的机会。本文结合已有研究,以课堂目光语等非语言交际的实践性知识为例,提出包含“观摩比较—分项设计训练—综合设计训练—录制教学视频—自评他评”五个环节的实训方案,为新手教师自主发展实践性知识和教师教育者开展培训提供参考借鉴。

    1.观摩比较

    新手教师对优秀示范课进行有目的地观察和分析,重点关注优秀教师在授课时展现出的实践性知识。可以采用对比研究的方法,比较优秀教师和表现欠佳的新手教师或自己的课堂录像,从中发现不足以及自身需要提高的方面,然后有意识地进行分项模仿,如对照镜子练习自信和灵活地运用目光语以及学习得体有效的教学手势语等,为后续的操练打下基础。

    2.分项设计训练

    由于非语言交际具有多元性,在同一时间点可以发生表情、动作、体态等多种非语言形式,对新手教师来说难免会出现顾此失彼的问题。因此,在观察比较及模仿之后,可以让新手教师根据具体教学情境分项对各个非语言交际项目进行教学设计。例如:提问时使用哪种目光语,配合什么样的面部表情,是否需要加入手势语,面对程度不同的学生如何调整语速,等等。将上述各项内容分条列出,逐一操练,为下一步的综合训练打下基础。

    3.综合设计训练

    通过上一环节的训练,新手教师对各类非语言交际方式有了初步把握,此时可将各项非语言交际手段综合起来进行训练。通过操练,将教师的目光语、面部表情、手势动作与教师提问和讲解的内容自然结合,使新手教师在课堂上做到从容不迫、收放自如。

    4.录制教学视频

    综合设计训练过后,新手教师已基本掌握了各个教学环节的非语言交际能力,此时可以模拟讲授完整的一堂课,并录制教学视频以备分析评价。

    5.自评他评

    讲授结束后,新手教师可以对自己以及同事的课堂非语言手段运用情况进行讨论评价,找出各自的不足,也可以请熟手教师和专家型教师进行点评以改进和提高自身的实践性知识水平。

    以上5个环节可以循环进行,第一轮训练结束后,新手教师应带着建议再次开始新一轮的操练,直至实践性知识水平得到整体的提高。教师实践性知识具有高度的个体性和情境性,发展方式也不应过于固化。以上的训练法仅为一个框架性建议,作为教师教育者应鼓励每位新手教师充分发挥自身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努力使新手教师成长为具有自身独特风格的优秀教师。

    参考文献
    [1]
    鞠玉翠. 教师教育与教师个人实践理论的更新[J]. 教育探索, 2003(3): 92-94. DOI:10.3969/j.issn.1002-0845.2003.03.043
    [2]
    刘畅. 从新手教师视角看国际汉语教师实践性知识及专业发展——基于本人教学日志的个案研究[J]. 国际汉语教育, 2015(2): 30-43.
    [3]
    冯艳慧. 幼儿园教师实践性知识发展阶段的实证研究[J]. 教师教育学报, 2019, 5(1): 28-36.
    [4]
    陈向明. 实践性知识:教师专业发展的知识基础[J]. 北京大学教育评论, 2003(1): 104-112. DOI:10.3969/j.issn.1671-9468.2003.01.020
    [5]
    陈向明. 搭建实践与理论之桥——教师实践性知识研究[M]. 北京: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11: 12.
    [6]
    ELBAZ F. The teacher's "practical knowledge":report of a case study[J]. Curriculum Inquiry, 1981, 11(1): 43-71.
    [7]
    ELBAZ F. Teacher thingking:A study of practical knowledge[M]. London: Croom Helm, 1983.
    [8]
    何奎莲. 体态语——现代教师的必修课[M]. 成都: 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3: 227.
    [9]
    洛雷塔·A·马兰德罗, 拉里·巴克.非语言交流[M].孟小平, 单年惠, 朱美德, 译.北京: 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 1991.
    [10]
    孙惠利. 目光语在教学中的妙用[J]. 教学与管理(理论版), 2006(9): 127-128. DOI:10.3969/j.issn.1004-5872.2006.09.061
    [11]
    陈姝娟. 教师眼神何以能表情达意[J]. 教育发展研究, 2015(24): 74-78.
    [12]
    MCDONALLD F J. A theory of th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f teachers[C]. New York: The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1982.
    [13]
    王添淼, 任喆. 国际汉语新手、熟手、专家型教师比较研究述评[J].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 2015(3): 38-44.
    [14]
    陈向明. 质性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M]. 北京: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00: 290.
    [15]
    张洁. 教师口语训练教程[M].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 159.
    Development Strategies of Novice Teachers' Practical Knowledge——A Status Survey Based on the Classroom Occulesics
    LIU Chang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chool, Xuzhou Medical University, Xuzhou 221008, China
    Abstract: Occulesics is a type of body language which conveys information and emotion with eye movement and expression. I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lassroom teaching as practical knowledge. Based on the record of authentic classroom teaching, this study investigatesinto occulesics using a combination of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methods between novice teachers and proficient teachers, and applies "Triangulation" through interviews to summarize ideal distribution of occulesics in classroom in favor of students and teaching experts. This study proposesa practical training program, consisting of observation & comparison, subitem design and training, integrated comprehensive design and training, teaching video recording and self-assessment & peer assessment, trying to provide reference to novice teachers' self-development and teacher educators' related training.
    Key words: novice teacher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practical knowledge    occulesics    empirical research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