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教育学报  2019, Vol. 6 Issue (5): 96-104.  DOI: 10.13718/j.cnki.jsjy.2019.05.013
0
Article Options
  • PDF
  • Abstract
  • Figures
  • References
  • 扩展功能
    Email Alert
    RSS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刘桂侠
    欢迎关注西南大学期刊社
     

  • 美国中小学的体验式学习及启示    [PDF全文]
    刘桂侠     
    西南大学 地理科学学院, 重庆 400715
    摘要:体验式学习的内涵随着时代的发展而逐渐丰富和深化,但无论其如何演变,直接经验和反思始终是体验式学习这一概念的内核。体验式学习理念渗透于美国教育文化之中。具体表现在:小学阶段的教育以学生的真实感知为基础,注重为学生提供真实体验的机会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中学尤其是高中阶段的教育以学生的真实体验为基础,注重为学生提供在新情境中检验所学知识的机会,注重学生知识、技能的内化吸收。美国中小学体验式学习的实施经验可为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提供如下启示:(1)进一步树立和推广体验式学习理念;(2)创设学生进行真实体验的教学环境;(3)注重实施基于学生体验式学习的表现性评价。
    关键词美国    中小学    体验式学习    直接经验    

    随着经济、社会和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以及“以人为本”理念的提出,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缺乏“体验”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受教育者“知识”体系的快速形成,“实践知识”比纯粹的知识获得更加重要。基于此,“实践体验”成为了学习理论研究再度关注的重要议题[1]。与此同时,无论是教师的教学实践还是最新修订的高中各科课程标准,都强调了体验式学习的重要性。在2018年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劳”的提出,凸显了国家对学生“劳动”素养的重视。“劳”的内涵丰富,可有多方面的解读,其中之一便是重视实践、重视体验。

    随着时代的发展,体验式学习的内涵也在逐渐深化,纵观其内涵变化,发现直接经验和反思始终是体验式学习的基本内核。体验式学习理念渗透于美国各学段的教育文化之中。当前,我国正在实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教学改革,改革强调以学生为中心,注重学生的亲身经验,这与体验式学习理念不谋而合。为此,笔者结合在美国访学期间的所见、所思、所想,对美国中小学教育中的体验式学习进行阐释和分析,并总结和提炼其在不同学段的侧重点,以为我国在基础教育领域实施体验式学习提供些许借鉴。

    ① 由于笔者访学所在地为美国德克萨斯州圣马科斯市,因此本文所谈及的美国中小学教育均以圣马科斯市的学校为例进行说明。其中,小学以圣马科斯市的克罗克特小学(Crockett Elementary School)为例,中学以圣马科斯高中(San Marcos High School)为例。

    一、体验式学习的内涵

    “体验”一词的拉丁文为“experientia”,意思是“经历”(go through),具有“实验”(experiment)的意涵。“体验”就是“体”和“验”。“体”即身体(大脑、肢体、眼耳鼻舌等感觉器官),“验”即经验(既包括经历的过程又包括获得的结果)。因此,体验式学习必定要通过“做”来达成,而且这个“做”并非只体现于行动,还必须包括脑部的思考[2-3]。体验式学习的理念古已有之,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人们对体验式学习认识的不断深入,体验式学习的内涵也随之不断深化。

    (一) 体验式学习的哲学渊源

    哲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体验式学习作为认识论的一个流派,要理解其内涵,首先应溯本求源,探究其哲学渊源。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一书中,以简明的语言肯定了感觉的认识作用,开启了认识论源起感觉经验的新篇章[4]。亚里士多德用蜡块印章的形象比喻解释感觉获得的机制与过程,为体验式学习寻找到了理论源头[5]。随后,培根在经过黑暗的中世纪之后,重塑感觉经验的作用,并为其存在找到了科学依据,丰富了经验在认识论中的地位和意义。可以说,培根的经验认识原则是体验式学习理论的第二个起源,或是第一个科学的起源[6]

    虽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感觉认识论以及后来培根确立的经验认识原则,都意识到了经验在认识论演绎进程中的价值,但是直到洛克才系统地论证了知识起源于经验的原理,经验也才得以获得至高的科学地位——经验主义,洛克也因此被认为是经验主义的鼻祖[7]

    随后,杜威根据其实用主义哲学观点,提出了“经验的自然主义”或“自然主义的经验论”,并宣称经验的自然主义与其他一切哲学都不相同。杜威反对“把人与经验同自然界截然分开”的“理智主义”,认为应确立经验与自然“二者之间的连续性”。他一直以来都反对传统哲学中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二元对立论,认为要纠正这种错误,就要用所谓“经验的方法”来确立经验与自然的连续性,并把这个连续的整体看成是一个统一的经验整体,同时把它作为哲学的真正出发点[8]

    综上,亚里士多德首次提出了人的认识需要依靠感觉,这为直接经验成为体验式学习的基本内核提供了基础。随后,培根的经验认识原则开创了经验认识论的先河,“经验”的地位由此得以保留并进一步提升。而直到洛克,才完整地解释了“经验”的概念,并提出反省是观念的两个来源之一[9]。杜威从古典经验主义中看到了二元论的缺陷,强调经验的自然性,并对经验认识论进行了彻底的重新建构[10]37。可见,体验式学习的哲学渊源[10]38(如图 1所示)揭示了体验式学习这一概念的基本内核。

    图 1 体验式学习的哲学渊源
    (二) 体验式学习内涵的深化

    1938年,杜威出版了《经验与教育》一书。在该书中,杜威强调学习是经验不断改造与重组的历程,并提出“做中学”的系统经验学习法,为体验式学习奠定了理论基石[11]

    20世纪40年代,人本主义代表人物罗杰斯提出认知学习和体验式学习是学习的两种基本形式,并进而指出体验式学习具有四个突出特征:个性化参与、学习动机激发、学习者自我评价、对学习者产生渗透性影响。人本主义学习理论的发展丰富了体验式学习的基本内涵,即由杜威时代的重视直接经验和反思转向了在此基础上对于人情意体验的重视[12]。20世纪80年代,随着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的兴起,人们对于学习的认识也随之发生转变,这时组织心理学家库伯在吸收杜威、罗杰斯等人合理思想的基础上,提出了著名的四阶段“体验式学习循环模式”[12],如图 2所示。

    图 2 库伯的“体验式学习循环模式”

    图 2显示,体验式学习循环模式包含四个基本环节:第一个环节为具体体验,即学习者通过在真实情境中的活动,获得各种体验和知识,进而获得相应的感性认识;第二个环节为观察和反思,即学习者在具体体验的基础上,分析、反思其学习经历;第三个环节为形成抽象的概念,即学习者通过对感性认识进行分析和反思,并将其上升为理性知识,进而由行为推导出一个新“理论”[13];第四个环节为在新情境中检验,即根据“知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原则”,学习者需要在新的情境中对通过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知识的新“理论”进行检验。库伯指出,体验式学习循环的四个基本环节分别代表了感知学习、反思性学习、理论学习和实验四种有效的学习方式,因而体验式学习实质上是一种综合学习。

    20世纪90年代,学习心理学家日益重视具有情境丰富性、情绪体验性以及知识建构性的体验式学习,进而诞生了一种新的理论——情境学习论(situated learning)。该理论认为,学习的实质是个体参与实践,与他人、环境等相互作用的过程,是形成参与实践活动的能力和提高社会化水平的过程。知识是基于社会情境的一种活动,是个体与环境交互过程中建构的一种交互状态,是一种人类协调一系列行为以适应不断变化发展的环境的能力。因此,教学应把学习者置于复杂的社会情境中进行学习[14]。情境学习论试图统整体验式学习、认知的情境性以及学生学习论等的各自优势,达到优化学习者学习的目的。这一理论的诞生也进一步丰富了体验式学习的内涵。

    可见,体验式学习的内涵随着时代的发展而逐渐丰富和深化,但无论其如何演变,以直接经验和反思为基础进行学习始终是体验式学习这一概念的内核。虽然库伯的体验式学习循环圈为体验式学习模式提供了架构基础,但因不同学段的学生学情不同,美国中小学教育中的体验式学习模式侧重点也不尽相同。

    二、美国小学的体验式学习模式

    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不仅揭示了个体心理发展的某些规律,同时也证实了儿童心智发展的主动性和内发性。皮亚杰将儿童的智力发展分为四个阶段——感知运动阶段、前运算阶段、具体运算阶段和形式运算阶段,并认为每一个阶段都有其独特的认知结构及主要的行为模式,标志着该阶段的智力水平[15]。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为教育教学实践中的因材施教原则提供了理论依据:儿童所处的智力水平不同,其教育侧重点也应有所不同。小学阶段的学生其智力发展主要处于具体运算阶段,能够用逻辑的方式解决具体的问题,能够进行分类和排序,能够运用逆向思维,理解过去、现在及未来[16]42,因此该阶段的教育应注意以下几点:(1)使用道具和借助视觉形象;(2)给予学生动手操作和检验知识的机会;(3)保证教师的讲解和提供给学生的阅读材料简短且结构性强;(4)用熟悉的事例解释复杂的观点;(5)为学生提供对复杂物体或观念进行分组和归类的机会;(6)提出一些需要逻辑分析、系统思考的问题[16]46。美国的小学教育在体验式学习理论的指导下体现了这一教育重点。

    (一) 具有独特办学理念的克罗克特小学

    克罗克特小学(Crockett Elementary School)以大卫·克罗克特(David Crockett)的名字命名。大卫·克罗克特以其独特的演讲风格而闻名[17]。克罗克特小学的教育使命为:“教师将为所有孩子提供优质的教学和平等的教育机会,我们将共同致力于将学生培养成为有教养、有爱心和对社会有用的人。”[18]其核心理念(core beliefs)为:“我们相信学生可以发挥其最大潜力。”该校重视个性化的教育方法,认为所有利益攸关方应共同承担惠及每一名儿童的责任。学校希望通过学生广泛参与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各类资源,帮助学生全面发展并获得灵感[19]

    (二) 注重为学生提供真实体验的机会

    克罗克特小学注重为每个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资源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和开发当地的教学资源,以满足孩子多方面的学习需要。其中有两点尤其让人印象深刻。一是重视科学课的教学;二是注重学生的实地考察。无论是科学课教学还是安排学生进行实地考察,都体现了对学生的体验和实践的重视。科学课中,教师十分注重学生的亲身参与和实践。例如对于微小动物的观察,教师会为每名学生发放一个具有放大功能的瓶子,以便于学生自己观察,同时为了培养学生的观察意识以及表达能力,教师还会要求学生详细记录他们的观察内容。

    除了教室里的常规课堂教学外,美国小学还会根据不同学科的内容和特点,结合教学需要,安排一些课堂之外的教学活动,例如参观当地的博物馆、科学馆和图书馆等。这样的安排一方面可以通过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扩大学生的视野、增加学生的见识,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学生走进社会,了解社会生活。学校的这种安排并非偶尔为之,而是经常性的,基本上形成了一种制度,并制定有完整的活动流程:

    (1) 活动准备阶段

    在活动准备阶段,主要是向家长发放告知书,并要求家长签署同意书。告知书的内容包括活动的注意事项,实地考察的时间、地点,以及了解学生是否有药物过敏、食品过敏等情况。此外,告知书中还会附上有关目的地的简要介绍,并表示欢迎家长一同参与活动。

    (2) 活动实施阶段

    活动开始后,教师通常会将学生分成若干小组,让学生自行参观和体验。所参观的科学中心通常会将展示内容及项目装订成册,以便于学生能更加充分而系统地了解和体验各项活动。学生可以在进入中心时从桌上自行获取。

    科学中心的每一个项目都有详细的活动指南,一旁的标牌上还清清楚楚地标示着三项内容:

    “试试这个!”——指导参观者怎样进行操作;

    “发生了什么?”——帮助参观者观察操作之后产生的现象或变化;

    “因此……”——引导参观者从中得出结论,或者印证某种物理现象或化学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

    例如“钉子床”体验项目:有一张钉子床,看上去令人恐怖,床上全是我们平常所看到的金属钉子,参观者可以躺在尖锐的钉子上,但却没有任何危险,这是为什么?按照旁边的标牌指引,学生可以安全地去进行体验,感受钉子不扎人的奇特现象。

    第一步:试试这个!

    躺到床上,把你的头放在垫子上,屏住呼吸。当钉子在你身体下面升起来的时候,千万不要离开床,当钉子落下去之后,才离开床。

    第二步:发生了什么?

    你能计算出床上有多少颗钉子吗?每一颗与你身体接触的钉子都支撑着你身体重量的一小部分,当你躺在床上的时候,没有单独一颗钉子对你的身体用力。注意:这与单独一颗钉子压在你皮肤上有什么不同呢?

    第三步:因此……

    这些都是从五金店买来的普通钉子。如果你把2公斤重的牛排放在这些钉子中的任何一颗上面,钉子将会由于重力的作用而穿进牛排。但如果你把同样重量的牛排放在这个钉子床上,每一颗接触它的钉子则只承担了40克的重量,所以牛排不会被穿透。

    “钉子床”体验项目的目的在于让学生通过亲身体验,明白压力、压强与受力面积之间的关系。这种体验比教师的口头讲解生动直观得多,像这样来自亲身体验、经过实践证明的知识,也往往更容易被牢记[20]

    (3) 活动结束阶段

    活动结束后,教师通常会与学生一起对所参观的内容、体验的项目发表自己的看法、畅谈自己的体会,帮助学生将其所感知的内容内化为知识。

    此外,为了培养学生的观察力和耐心,学校还会组织学生开展钓鱼等体验活动。美国的小学教育正是在这样的各种实践活动中,渗透其教育思想和理念,并让学生在愉快的实践活动中,通过亲身体验获得直观而真切的感受,同时强化他们对知识的理解与把握,促进其思维能力的形成与发展。

    三、美国中学的体验式学习模式

    中学阶段尤其是高中阶段的学生已经能运用假设和演绎的方式思考问题,思维更具科学性,能用逻辑的方式解决抽象问题,并能从多个角度看待问题,同时开始关注社会问题、个人认同以及公平公正等,因此这个阶段的教育应致力于以下几个方面:(1)继续使用具体运算阶段应用的教学策略和教具;(2)提供机会,让学生探索假设性问题;(3)给学生提供解决问题和科学推理的机会;(4)尽可能借助与学生生活密切相关的材料和观念,教学生一些包摄性强的概念,而不是只告诉他们一些具体的事实[16]48。基于此,美国中学的体验式学习更加注重实施完整的体验式学习模式,重视让学生在新情境中检验所学知识。

    (一) 融合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圣马科斯高中

    圣马科斯高中(San Marcos High School)是位于德克萨斯州圣马科斯市的一所公立学校,该学校为九至十二年级的学生提供服务,是圣马科斯综合独立学区(CISD)的一部分,在校学生近3 000人[21-22]。圣马科斯高中的校园呈马蹄形,有两个主翼:一个用于学术,一个用于活动。该校重视培养学生在艺术和体育方面的特长。学校的中心是一个安全、舒适的庭院,适合师生进行户外的学习、餐饮、表演和社交活动。圣马科斯高中的就餐场所非常舒适、宽敞,而且学校午餐时间相对较长,目的在于为学生之间、学生与老师之间提供宽松、自由的交谈时间及空间,以便于教师及时了解和处理学生生活、学习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圣马科斯高中致力于使所有学生达到继续深造和职业准备的标准,确保100%的学生都能在其后的大学生涯或职业道路上,获得相应证书,达到所选领域的测试标准。此外,圣马科斯高中还为社区成员和家长/监护人提供多种机会,使其能以积极的方式促进学生的学业获得成功[23]

    (二) 注重为学生提供在新情境中检验知识的机会

    美国高中阶段的学校有多种类型,其中主要为综合高中、学术性中学、职业或技术中学。综合高中(comprehensive high school)是美国目前最为普遍的中等学校。综合高中之父、著名的教育学家科南特在《今日美国中学》中,将综合高中界定为一所为社区内所有受教育的年轻人开设课程的中学,它的办学目标可概括为:第一,为所有高中生提供合适的通识教育;第二,为准备就业的学生开设职业选修课程;第三,为打算继续深造的学生开设学术课程。科南特强调,综合中学不同于单独的职业中学或专门的文理科中学。综合高中把升学与就业的职能集中在同一所教育机构,并根据社区内所有年轻人的不同教育需求开设多样化的课程[24]。综合高中的培养模式有利于学生在拥有基础知识的同时,又具备一定的实际操作能力。这种以体验式学习理论为指导,将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相融合的培养模式,有利于学生的未来发展。

    圣马科斯高中即是这样一所融合了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综合高中。该校所设置的课程丰富多样,课程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包括英语语言艺术(English Language Arts)、科学(Science)、社会研究(Social Studies)、数学(Mathematics)、职业与技术教育(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美术(Fine Arts)、表演(Performing Arts)、戏剧(Theatre Arts)、舞蹈(Dance)、世界语言(World Languages)、体育(Physical Education)、啦啦队(Cheerleading)、竞技(Athletics)及其他选修课(Other Electives)[25]。其中,“职业与技术教育”涵盖了14类不同方向的课程,具体为:农业、食品和自然资源(Agriculture, Food and Natural Resources),建筑学与建造学(Architecture and Construction),艺术、音频/试听技术和通信(Arts, Audio/Visual Technology and Communication),企业管理与行政(Business Management and Administration),教育与培训(Education & Training),财政金融(Finance),健康科学(Health Science),服务业与旅游业(Hospitality and Tourism),人类服务:美容业(Human Services:Cosmetology),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法律、公共安全、惩戒和安保(Law, Public Safety, Corrections and Security),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运输、配送和物流(Transportation, Distribution & Logistics),碰撞和修复(Collision and Repair)[26]。每一类都包括若干课程,既有普通教育需要学习的相关理论知识,又有职业教育需要的技能实践。例如“教育与培训”方向,即包含职业准备(2学分)、教育与培训原则(1学分)、人的成长与发展(1学分)、教育与培训实践指导(2学分)和教育和培训实习(2学分)等多门课程。学校旨在整合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通过学生的亲身体验和实践帮助其了解正在学习的内容的有用性。

    圣马科斯高中在课程实施过程中,不仅重视学生的体验,而且注重为学生提供在新情境中检验所学知识的机会。以“职业与技术教育”课程为例,课程实施通常遵循理论学习-动手实践-检验实践成果这样一个基本程序,具体为:

    首先,教师专属教室为学生学科理论知识的学习创设了良好的教学情境。该校在学科理论学习中的最大特色是实行学生走班制。即:每位教师都有属于自己的学科教室,教师可以根据学科特点以及自己的教学风格自行设计教室环境;学生则根据自己所选的学科和任课教师进入相应的教室进行理论学习。这样的课程实施方式有利于学生在学科情境中进行理论知识的有效学习,增强学生对所学理论知识的情境认知。

    其次,学校设置的多种不同实验室为学生的实践操作创设了良好场所。由于该校是一所融合了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综合高中,因此学校近1/2的场地被用于建设不同职业与技术教育所需的实验室,从而为学生提供了足够的运用和检验理论知识的实践场所。例如,学校设有手工坊、焊接间、模拟讲堂等不同规模的实验室。在实验室里,学生通常会根据所习得的理论知识,观察、反思教师的教学示范和要求,并在此基础上以小组为单位进行实践操作;教师则通常会要求学生完成相应的实践作品。

    最后,学校还会为学生提供多种平台以检验其实践成果的社会接受度。不同职业与技术教育方向的学生通过实际操作形成的实践作品,其质量到底如何?对此,学校通常会为学生提供检验机会和平台。例如,学生在手工坊里自己动手制作的桌椅,学校允许其自行售卖。在美术室里,学校为学生提供有画廊,长廊中的装饰皆为学生的作品。此外,学校还设置有400个座位的剧院,专门用于学生的各种表演。该校的足球场拥有8 000个座位,还有一个垒球和棒球场以及室内/室外运动场馆,它们为学生展示各项体育才能提供了可能。

    综上可见,美国的中学教育尤其是高中阶段的教育非常注重体验式学习,注重学生的观察、体验与反思,注重学生学习与社会、与生活实际接轨。

    四、美国中小学体验式学习的启示

    美国文化本质上是“基督教、资本主义和民主的特殊混合体”[27]。美国文化不仅有其自身的历史渊源,也有来自外来文化的影响[28]69。美国的移民历史赋予美国文化尊重个体自由、崇尚民主与平等、质疑传统与权威以及乐观主义等内涵;西部大开发运动反映了美国人民的独立、个人主义、努力工作、敢于冒险、自力更生、物质主义等个性;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表现了美国社会中个人能够影响社会和经济变化、对环境的控制、个人和集体、实用主义等侧面;宗教文化尤其是圣经文化赋予了美国人民独立、自主、平等、个人奋斗、诚实、自由等特征[28]74。美国文化的最终形成与其200多年的发展历史密切相关。因此,在美国独特的历史背景下,美利坚民族形成了立足现实生活和经验,注重体验的文化。可以说,这种文化一直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美国的教育。

    体验式学习理念的实质是让学生在真实场景中亲身体验,从而实现知识的有效内化。为此,美国中小学教育呈现出的最大特点就是尽可能地为学生提供真实场景,使其融入其中,以促进学生对真实事物的理解和认知。笔者认为,我国中小学教育与美国中小学教育的最大差别即在于缺乏提供真实场景的意识和机会。通过对美国中小学体验式学习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到如下启示:

    (一) 进一步树立和推广体验式学习理念

    21世纪是全球化时代、信息化时代、知识经济时代,也是倡导终身学习的时代。为了积极应对21世纪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洲联盟、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以及世界各国都相继提出了“核心素养”的概念,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已成为全球共识。“核心素养”也被称为“21世纪素养”,它强调人在解决复杂情境中的实际问题时所需的素养[29]。2014年,我国教育部首次以国家文件的形式,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中提出“研究制定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和学业质量标准”[30],由此,如何在课堂教学中培养和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成为研究者关注的热点。意识指导行动。如前文所述,体验式学习是多种学习形式的前提和根本,学生的学习是从感性认识逐渐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是学生将其具体体验内化提升为认知结构的过程。因此,我国正在实施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应进一步树立和推广注重在真实情境中解决问题的体验式学习理念,弥补在发展学生核心素养层面对人本身观照的缺失以及在学生自主发展、实践活动等方面能力培养意识的相对不足[31],进而为核心素养的有效落实提供思想和理念的指引。

    (二) 创设学生进行真实体验的教学环境

    “参与”是人类的一种原始心理倾向。学习过程是一种“在场”体验、反思与建构的过程[32]。情境学习理论认为,知识是具有情境性的,因此提供学生“在场”体验的教学情境,成为学生能否直接参与学习进而实现知识内化建构的基本前提。体验式学习强调为学习者搭建真实或模拟的平台,加强课堂与“真实世界”之间的联系,通过反思、总结提升为理论或认知成果,最后再将其运用于实践。此外,情境学习与情境认知的研究者也十分强调按照真实的社会情境、生活情境、科学研究活动改造学校教育,提倡学校尽可能为学生提供真实、逼真的学习环境,保证学生知识学习的有效迁移,进而培养学生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33]。然而,自从制度化的教育形成之后,在我国,学生的学习常常是通过书本、文字,借助想象力去体会和完成,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缺失参与性、情境性和体验性,导致学校教育失去其应有的生机与活力,不利于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32]。为了改变这一现状,2010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并通过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专门指出:“坚持教育教学与社会实践相结合。开发实践课程和活动课程,增强学生科学实验、生产实习和技能实训的成效。加强中小学校外活动场所建设。”[34]2016年,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各中小学要结合当地实际,把研学旅行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统筹考虑,促进研学旅行和学校课程有机融合[35]

    可见,不论是国家层面还是教育理论工作者,都意识到在教育中创设真实情境的重要价值。注重为学生创设真实体验环境的美国中小学教育,为我们提供了示范和借鉴。

    (三) 注重实施基于学生体验式学习的表现性评价

    被美誉为“当代教育评价之父”“现代课程理论之父”的拉尔夫·泰勒(Ralph W. Tyler),其《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被誉为现代课程理论的圣经。该书主要围绕学校应该达到哪些目标、提供哪些教育经验才能实现这些目标、怎样才能有效地组织这些经验以及怎样才能确定这些目标得到实现等四个核心问题展开[36]。泰勒的目标-内容-方法-评价四要素,始于目标,终于评价。可见,评价的内容决定了方法的选择,评价的性质必须与被评价的学习性质相一致[37]。当前,我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在正在积极推进,如何确定注重学生主动学习、体验式学习等学习性质的评价,选择何种评价方式,成为我国教育工作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最早运用于心理学和企业管理领域的表现性评价,也称为真实性评价。所谓表现性评价(performance assessment),通常是指对学生在完成实际任务中的表现(学习成就)进行的评价。其中,实际任务是指一定情境中的任务。表现性评价旨在在学生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考察学生相关的知识与技能、对实际问题的理解水平、完成任务时所采取的策略、表现出来的态度与信心,以及广泛利用各种知识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等[38]。可见,表现性评价具有注重情境性、注重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检测学生的高层次思维力等特点,这与体验式学习的价值追求不谋而合。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教育改革过程中,注重情境真实性的表现性评价逐渐代替了原来的客观性测验[39],并成为学校学业评价的主流形式[40],这为我国构建基于学生体验式学习的测评体系提供了重要参考。

    ① 客观性测验有非常具体和完整的计分规则,可以保证不同的评分者对同一份测验的评分结果完全一致。在教育过程中使用的大部分客观性测验,都是由一系列单独的“客观”测验试题(有时也被称作“结构化反应试题”)组合而成。这些测验要求受测者从给定的若干选项中挑选出正确的答案,而不是自己给出答案。

    参考文献
    [1]
    赵天翔. 体验式学习理论观照下的教师培训模式创新[J]. 中国成人教育, 2017(23): 145-147.
    [2]
    钟启旸. 体验式课程的教学知识[M]. 重庆: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2: 11.
    [3]
    杨宏伟. 幼儿园教育活动设计与实施[M]. 长春: 吉林大学出版社, 2013: 66.
    [4]
    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M].吴寿彭, 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59: 1.
    [5]
    亚里士多德.灵魂论及其他[M].吴寿彭, 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99: 127.
    [6]
    培根.新工具[M].许宝骙, 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4: 60.
    [7]
    吕大吉. 洛克物性理论研究[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2: 13.
    [8]
    杜威.经验与自然[M].付统先, 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60: 3-4.
    [9]
    张传有. 西方智慧的源流[M].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9: 160.
    [10]
    王夏.体验学习之理论基础研究: 源流与框架[D].昆明: 云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4: 37-38. http: //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681-1015003960.htm
    [11]
    杜威.经验与教育[M].李相勖, 阮春芳, 译述.交通书局, 1946: 13-28.
    [12]
    庞维国. 论体验式学习[J]. 全球教育展望, 2011(6): 9-15.
    [13]
    库伯. 体验学习:让体验成为学习和发展的源泉[M].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 18.
    [14]
    吴国荣, 张丽华. 学习理论的进展[M]. 天津: 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8: 135, 139.
    [15]
    姚伟. 儿童观及其时代性转换[M].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 118-119.
    [16]
    安妮塔·伍尔福克.教育心理学[M].12版.伍新春, 张军, 季娇, 译.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5.
    [17]
    Our School Name[EB/OL].[2019-07-10]. https://www.smcisd.net/Page/365.
    [18]
    School Mission[EB/OL].[2019-07-10]. https://www.smcisd.net/Page/365.
    [19]
    Core Beliefs[EB/OL].[2019-07-10]. https://www.smcisd.net/Page/365.
    [20]
    王爱娣. 美国课堂教育[M]. 南京: 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4: 18.
    [21]
    San Marcos High School[EB/OL].[2019-07-16]. https://www.schooldigger.com/go/TX/schools/3897004452/school.aspx.
    [22]
    [23]
    2017-2018 Performance Objectives[EB/OL].[2019-07-16].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YffaAfmVV7NwFWOmt7Pb2lagt0BK4Y7o/view.
    [24]
    张心蕊.美国综合高中课程设置中的普职融合研究[D].南宁: 广西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7: 8.
    [25]
    Table of Contents.San Marcos Consolidated Independent School[EB/OL].[2019-07-16].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GUVkY6Rc27ZlHRGfjYD4NEVy6IiVxm5B/view.
    [26]
    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EB/OL].[2019-07-16]. https: //drive.google.com/file/d/1GUVkY6Rc27ZlHRGfjYD4NEVy6IiVxm5B/view.
    [27]
    CRUNDEN R M. A brief history of American culture[M]. New York: Routledge, 1996: preface.
    [28]
    时秀梅. 跨国公司跨文化管理研究:基于美国在华跨国公司视角[M]. 北京: 经济管理出版社, 2013.
    [29]
    张华. 论核心素养的内涵[J]. 全球教育展望, 2016(4): 10-24.
    [30]
    教育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EB/OL].(2014-04-08)[2019-07-17].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7054/201404/xxgk_167226.html.
    [31]
    王卫华. 普通高中学科核心素养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对接探析[J]. 课程·教材·教法, 2018(6): 84-90.
    [32]
    殷世东, 汤碧枝. 研学旅行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提升[J]. 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2): 155-161.
    [33]
    高文. 情境学习与情境认知[J]. 教育发展研究, 2001(8): 30-35. DOI:10.3969/j.issn.1008-3855.2001.08.006
    [34]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EB/OL].(2010-07-29)[2019-07-17].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info_list/201407/xxgk_171904.html.
    [35]
    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教育部等11部门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EB/OL].(2016-12-19)[2019-07-17].http://www.moe.edu.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1612/t20161219_292360.html.
    [36]
    高有华. 国际课程专家的课程视野[M]. 芜湖: 安徽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2: 77-78.
    [37]
    L.W.安德森, L.A.索斯尼克.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学: 40年的回顾[M].谭晓玉, 袁文辉, 等译.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8: 76.
    [38]
    沈南山. 数学教育测量与统计分析[M]. 合肥: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 2017: 141-142.
    [39]
    T.胡森, T.N.波斯尔斯韦特.教育大百科全书: 第九卷[M].张彬贤, 等译.重庆: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 782.
    [40]
    The Implementation and Enlightenment of Experiential Learning in American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LIU Guixia     
    School of Geographical Sciences, Southwest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715, China
    Abstract: The connotation of experiential learning is gradually enriched and deepened alo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imes, in which direct experience and reflection are always the core of its concept. The idea of experiential learning permeates American educational culture. It is manifestedin the following aspects.On the one hand, primary school education is based on students' real perception, focusing on providing students with opportunities ofreal experience and stimulating students' interest in learning.On the other hand, secondary school education, especially high school education, is based on students' real experience, and focuses on providing students with opportunities to test the knowledge they have learned in new situations, and on the internalization and absorption of students' knowledge and skills. The analysis of the implementation in experiential learning in America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can provide the following enlightenment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basic education curriculum reform in China:firstly, to further promote the teaching idea of experiential learning; secondly, to create a teaching environment for students' real experience; thirdly, to focus on implementing performance evaluation based on testing student experiential learning.
    Key words: The United States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experiential learning    direct experienc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