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本文:张轶男.从“如来慧日”到“中国禅月”:佛教中国化的诗学视角[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45(6):135~144
【打印本页】   【HTML】   【下载PDF全文】   查看/发表评论  【EndNote】   【RefMan】   【BibTex】
←前一篇|后一篇→ 过刊浏览    高级检索
本文已被:浏览 30次   下载 23 本文二维码信息
码上扫一扫!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从“如来慧日”到“中国禅月”:佛教中国化的诗学视角
张轶男
北华大学 文学院, 吉林 吉林 132013
摘要:
佛教固以“月”说法,然“如来慧日”才是印度佛教的第一象征。中国禅宗对佛教明月、水月意象的哲学阐释与诗意发挥,使“禅月”不惟作为宗教意象与方便说法在教内地位突显;更从宗教说理中抽离出来,富含哲学思辨与批判理性的精神,且诗意盎然、流光溢彩。中国禅月既非印度之禅,亦非印度之月,实为中国禅家的发明。禅宗变“佛日”为“禅月”,是禅宗去印度化、去宗教化、心性化、世俗化的努力和表现,对禅理的广披、禅道的烂熟与禅学的诗化,起到了潜在而重要的作用——这一宗教意象的变革与宗教义理的革命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由是观之,佛教中国化的本质不是佛教“化中国”,而是佛教“为中国所化”。
关键词:  佛禅  诗学  月意象  思辨哲学  批判理性  佛教中国化
DOI:10.13718/j.cnki.xdsk.2019.06.015
分类号:I207.22;B948
基金项目:吉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古代中国月象史料集成及其研究”(2019B155),项目负责人:张轶男。
手机扫一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