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本文:梁健.《大明集礼》撰刊与行用考述[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46(1):159~169
【打印本页】   【HTML】   【下载PDF全文】   查看/发表评论  【EndNote】   【RefMan】   【BibTex】
←前一篇|后一篇→ 过刊浏览    高级检索
本文已被:浏览 139次   下载 51 本文二维码信息
码上扫一扫!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大明集礼》撰刊与行用考述
梁健
西南政法大学 行政法学院, 重庆 401120
摘要:
《大明集礼》成书于明初,直至嘉靖年间才得以重刊。这与其本身已经颁赐有司,永为仪式并不矛盾;秘而不刊,更不代表《大明集礼》在嘉靖朝以前行用不力或未曾行用。通过一些细微的史料可以证明,嘉靖朝以前的《大明集礼》,并非置诸高阁的典籍,而是与其他颁降礼书一样发挥备查、备考的功能。《大明集礼》作为两朝《大明会典》撰修的重要参稽材料,为《大明会典》大经大法效力的确立提供了支撑。在形式、体例上与历代核心礼典一脉相承的《大明集礼》,作为明人心目中“美矣善矣”的一代典章和万世法程,是明人用以匡饬天下,乃至对周边藩属国实现“礼”的外交统治、精神同化的重要依据和手段。
关键词:  明朝  《大明集礼》  《大明会典》  嘉靖  典章  礼典体系
DOI:10.13718/j.cnki.xdsk.2020.01.018
分类号:K248
基金项目:
手机扫一扫看